首页>>新闻系统>>校外来风>>正文

高粱乡里无莫言,怎得《蛙》声一片?

还记得,“七八个星天外,两三点雨山前,旧时茅店社林边,路转溪桥忽见。”辛弃疾的一首《西江月》嘹亮地唱出了今日的东方红。也难忘记,陆游的《游山西村》中说道,“莫笑农家腊酒浑,丰年留客足鸡豚。”仔细想来,莫笑、莫言便是一种难解的质朴情愫。

在乡土文学繁星绽放的中国文学史上,沈从文、刘绍棠。。。。。。已经成为难忘的经典,而莫言算来便是天外之星,山前之雨,非得涉入稻花深处,转过暗柳明花,才能发现远处隐着一处令人欢喜的水泽,莫言水与土地相依相濡,因为水与乡土本身就有一种难解之缘。莫言稻花纷飞,蛙声清脆,只因在中国历史的激流中,总有发展如稻花旋飞之凌乱,亦伴着升华如稻花张扬之蓬勃;青春里总有生命不息的呱呱啼哭,却紧紧与生命发展之历史长河相握 、相拥

读莫言的书,我总会陷入他预定的故事,用他的话说,自己太会讲故事,一开始便停不下来。我也就“不能自拔”。一切妖魔鬼怪,所有佛道自然。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用来讲中国的民间故事,可谓天马行空,别具一格。魔幻现实主义起源于拉丁美洲,可莫言却将其运用的如此娴熟,追根溯源,魔幻现实主义是用超现实的手法去表达现实生活,于是你能想象怪诞的故事情节中有多少作者现实的愿望。莫言的故事大多发生在山东高密的东北乡,新中国早期的农村人们,甚至是现在,都还处于多多少少的愚昧状态,封建思想尚未完全褪去。于是,故事中的人们仍会在过年过节时祭拜灶王爷,祈求衣食无忧;他们仍会叩拜“送子娘娘”,只愿人丁兴旺。这种所谓的神仙,妖魔,来自人类历史文明之时,是人们认识世界,改造世界的真实体现。面对无法解释或无法解决的问题时, 们往往便会借助于神力,以求平安度过。这不仅仅是中国文化所体现出的人们的志愿,而是人类在历史进程中的共同感知。我想,此时,莫言的中国仙人便与拉美文学中认定的仙人相契合了。于是,就是这样一拍即合,这样行云流水,莫言的作品中的情节便 合情合理 ,却又天马行空地展开了,却以一种超乎想象的动人心魄的力量打动 读者。

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《蛙》便是一部这样的经典作品, 小说 以自己的姑姑为原型, 塑造了一个乡村女医生的形象,以对生命强烈的人道关怀,贴近生活的史诗般叙述,反映新中国近60年波澜起伏的农村生育史,描述国家为了控制人口剧烈增长、实施计划生育国策所走过的艰巨而复杂的路程。 主人公 万心矛盾地拥有着两种身份:一种是乡村医生,一生接生婴儿近万名,人称送子娘娘;另一种是坚决执行计划生育国策的计生干部,人又称之杀人妖魔。对于万心来说,却必须做到统一,她的一生因而活在无法逃脱的极度矛盾和痛苦之中。读《蛙》, 我们会常常感到生命的呼唤,也 会时时感到残酷:一是小说情节和人物命运的残酷,另一是莫言客观冷静地书写他人灵魂深处极致痛苦的残酷。

读莫言,我更愿意相信,只有走过人生的稻花 丛丛 ,才能收集满满 一袋 的素材“蛙声”;只有转过千山万水,才能柳暗花明 ,又见一村。莫言的文学道路充满了坎坷,他辍过学,放过牛,当过兵,也许正是他苦难的童年让他多了一份敏锐幽默,让他有了一份对人生、对社会、对世界的疏离的独特感受。让他有了为证明自己存在而顽强不息的动力与勇气。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,面对蜂拥而至的记者,面对铺天盖地的新闻他显得淡定从容,他仍和小外孙做着游戏。他依旧是莫言,那个高粱乡的莫言。高粱乡里应莫言,管他蛙声一片。外界聒噪的蛙声再大,他也会是那个高兴一小时后,继续进行创作的人。

在辽阔的高密土地上,虽无稻花曳香的丰年图景,却有着高粱醉人的彤彤风云。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”。高粱乡里无莫言,怎得《蛙》声片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责任编辑  石磊)

作者:见习记者 杜一帆 日期:12-12-15 11:14:12 浏览次数: